回首頁

瀏覽人次: 35564449

:::
現在位置首頁 > 芬芳錄 > 英勇救人

英勇救人

沒有盔甲也可以是勇者(少年警察隊-楊0潔)

還記得那一天,在五彩繽紛的碎紙花下看到你充滿自信的開朗笑容,一會兒和同學搭肩互道畢業快樂,一會兒拿著畢業證書搶著排隊找師長合拍紀念照,看到這樣和樂的畫面,相信沒有人看得出兩年前的你會做出那樣的事。
時間回到和你初相逢的校園場景,那年你就讀國二,走廊上遠遠就聽到有人大聲吆暍著:「過來!叫你過來是沒聽到喔!找死!」,像七爺八爺般陣勢走向我的你,與低頭紛紛閃避的同學擦肩而過,一個走避不及的學弟被你攔住,我隱約聽見你對他罵了幾句三字經,接著便推了學弟一把叫他以後聽話一點,我看見面目猙獰的你,在低頭的那一瞬間,感覺好疲憊。
真正與你談話是在學務處的轉介下,知道你長期以各種名目對同學勒索,自詡為大哥的你常常幫人「調解糾紛」,如遇不從者便會言詞威脅,甚至拳打腳踢,一開始的你根本就不想聽學校生教組長、社工及少年隊員警說話,但我還是持續地到學校關心,慢慢地聽到你的故事。原來是在一個充斥暴力的家庭中,媽媽為了保護年幼的你,不顧一切選擇離開,你厭惡爸爸對媽媽的粗暴舉動,媽媽則為了補償你,極盡所能包容你所說、所做的一切,然而你陷入必須在媽媽面前不停說謊,好粉飾違反校規的種種行為,但換來的只是自己更加厭惡自己的惡性循環。
升上國中的那一天,你聽到學長找新生的麻煩,隔天便帶了武士刀到校防身,似乎想要宣示沒有任何人可以再欺負自己,就這樣雖然你在訓導處繳出武器,但心裡的盔甲卻還是牢牢的穿戴著。少年自己不想讓別人看到脆弱的那一面,反正早已經被生教組長標籤為問題學生,就我觀察其實你的心地憨直,委轉善誘地說你只是做了錯誤的事;也相信你現在已經長大,不需要再靠欺負別人證明自己。漸漸地,你的眼神從滿是殺氣,質疑自己是否還能被師長與同學接納,到如今能夠與同儕一塊兒打球、讀書,後來你告訴我,上學原來可以不必這麼沉重。
當聽到其他同學口中談起你時,我很驚訝你能夠用這麼成熟的態度面對衝突,不同於以往你以大哥的身分欺壓弱小,現在的你可以坦然地說出暴力只會帶來兩敗俱傷的後果,並加以勸阻周邊欺凌弱小的同學,那些以前依附在你身後,老是愛惡意嘲笑同學的人,也逐漸收斂起不適當的行為。我想,現在的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卸去那帶刺又厚重的盔甲,以最真實的面目回應母親對你的愛,同時也在校園中得到了真正的友誼。在畢業典禮的會場,我拍拍你的肩膀說-現在的你才是最強的!
  
※個人小檔案※
單位:少年警察隊
職稱:小隊長
姓名:楊0潔

※直屬長官勉語※
單位:少年警察隊
職稱:組長
姓名:鄧0華
0潔從警多年,一直是一位認真負責的同仁,對各級長官交付的任務從不推諉,且能全力以赴圓滿達成。偵辦各類刑案事必躬親,對於刑事工作的熱忱,不因身為基層而有所減滅,表現非常優異,且為人謙卑有禮,與同事相處融洽,確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刑事幹將。

  • 點閱: 1526
  • 資料更新: 2017/9/22 11:05
  • 資料檢視: 2017/9/22 11:04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