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異鄉人(內湖分局-黃O楓)

「我今年40歲,我的孩子10歲了,在越南給我媽媽照顧,還沒有去學校讀書,我領到錢就到越南店寄錢回去,手續費比銀行低,老闆也會講越南話,不會騙我。」在解送逃逸移工到專勤隊時,他這樣與我們閒聊著。
他說著當初來臺灣也是遵循正常管道,繳了一筆高額的費用透過仲介來臺灣的工廠工作,沒想到薪水還會被仲介抽成,雇主還會欺負移工,超時工作薪水也沒比較多,向仲介申訴沒有用,語言不通更不曉得能夠透過其他管道投訴,求助無門,一氣之下只好逃離工廠,跑到早市打黑工,摸黑出門工作,想說在熙熙攘攘的市場裡也比較不容易被查獲,且薪水週領拿現金,勤勞做一個月有時候會超過三萬台幣,但沒想到因為過年警察加強市場防竊的勤務,就這樣被發現逃逸外勞的身分了。
他被逮捕時,身上沒有現金,正值中午,學長問了他餓不餓,他沒有說話,但學長仍買了便當給他,因為天氣冷,還多買了熱飲給他喝,本來因為被逮捕而忿忿不平的他在此時越發安靜,看起來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而也不禁讓我思考,這些不論在經濟或知識都比國人處於弱勢的移工,有多少能夠為自己主張平等的工作權或居住權?
移工在我國工作,無非為了尋求較高的薪資、更好的生活,語言不通只能做一些技術性、無門檻的勞力工作,做這些國人本身不願從事的工作,面臨不友善的工作環境無法發聲,更甚至有移工在尋求庇護安置時反遭仲介、雇主通報為逃逸外勞,一旦遭我們警方查獲就是上銬、進行遣返程序。去年(2018)越南團客152人來臺集體脫逃,引起軒然大波且舉國震驚,然而這並非個案,也絕非偶然。目前在臺外籍移工人數正式突破70萬大關,而移民署統計目前行蹤不明外勞滯留在臺的人數早已突破5萬,逮捕行方不明的外籍移工早成為現今警察的日常。
學長用一個便當、一杯飲料短暫安撫他的不平,同理他的無奈與無助,他才會在移送專勤隊的路上還能與我們侃侃而談,這些畫面與學長的舉動深深撼動了我,我的警職生涯理念也在此刻昇華了吧! 
※個人小檔案※
單位:內湖分局東湖派出所
職別:警員
姓名:黃O楓 
※直屬長官勉語※
單位:內湖分局東湖派出所
職別:所長
姓名:林O利
樂善好施,不求回報是一項美德,雖然看似微薄之力,但雪中送炭,不論對自己或警察形象都是加分,期許能秉持這精神服務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