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警察局

慷慨解囊

天冷心暖 助人為樂(文山第二分局-楊O明)

「10年最冷,體感-2℃,霸王級寒流…」106年1月下旬的某個晚上,電視新聞標題不斷的播送,似乎這天氣如君王般霸道無雙、冷血無情,街道也被寒流大軍掃蕩的一乾二淨。就連平日活力十足的幾隻野狗也不知躲在哪個角落瑟瑟發抖。一位同事打趣說今晚就像柳宗元詩中所述:「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才笑一笑我嘴唇就又凍的裂開了。
晚上十點過後寒風凜凜,打在臉上刺骨的冷。我仍一如往常地騎著機車巡邏,就像那過去的25年一樣。嫻熟的巡簽數處,在彎過轉角時一道聲音倏地鑽進我的耳中,那聲音在萬籟俱寂的街上是多麼突兀刺耳。眼角餘光一瞥,一個身影縮在機車上試圖發動引擎,本著職業病的警覺性,我停下一看,原來是一輛身障機車;原來那個人少了一隻腳。當下我就趕去那人身邊相助,發現是一名年約50歲的中年男子,臉不知道是苦惱或是寒冷皺成一團,他看了我露出一個乾癟的苦笑:「應該是雕掐(台語拋錨)啦!」原想輕而易舉,沒想到在我手腳並用下身障機車發出一陣有氣無力的喧鬧後仍嘎然而止,在一邊嘗試、一邊閒聊當中,我了解了這位身障人士住在桃園,想在過年前來台北拜訪一個好友,卻沒想到在返家途中機車發生狀況。因天氣寒冷、路途遙遠,為免意外,我原想協助該名身障人士以其他方式返家,他卻揮手婉拒,表示該車是平時代步必備之交通工具,少了車生活將十分不便。見他仍不死心的試圖發動機車,那手搭在油門上抖得令人心慌,我竟莫名地想到一個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或許他們想點燃的都是那一絲希望吧!
正當我苦口婆心勸說時,一道靈光乍現,想起轄內附近有一家機車維修行,我當下向該名身障人士知會了一聲,讓他了解警察並沒有棄他而去,趕到機車行後我試探性地按下門鈴,一個不耐的聲音響起「大半夜的誰呀?」,在我耐心解釋和請託下,機車行老闆也轉變態度,拍著胸脯稱說只要車過來絕對幫到底,我立即趕回那身障人士身邊,說明狀況後,他喜上眉梢卻又開始煩惱:「好幾百公尺呀!怎麼過去? 」我二話不說捲起袖子開始推起車來,他似乎嚇了一跳,欲言又止,到了嘴邊說了一句:「謝謝你。」
推車途中兩人天南地北地各種胡吹海侃,那短短地數百公尺彷彿瞬間拉近彼此時間上的陌生感,到了機車行後,經過老闆熟練低拆卸檢查,短短十來分鐘就順利修復成功發動機車,這時我搶在他開口前問老闆: 「多少錢?我處理!」老闆竟也很阿莎力低回答:「舉手之勞!免啦!」他聽聞後突然吃力地撐起身子,堅決拒絕我和機車行老闆的扶持,獨自走到對面的統一超商買了兩杯熱咖啡,其中一腳裝著義肢蹣跚的腳步這時走得卻出奇的穩,他遞給我和老闆一人一杯咖啡,我倆都沒有矯情的拒絕,因為我們知道這是朋友的情誼,我笑笑地說:「以後,你臺北又多了一些朋友啦!」
常有同事好奇我為何能從警多年以來臉上都是笑容滿面,因為對我來說助人為樂;快樂俯拾即是,舉手之勞就可以令我得到無數朋友,內心所獲得成就感和滿足不比破了一件案子少。也希望能透過自己微薄的力量,使更多人民對這身警察制服多一點友善和信任。
※個人小檔案※
單位:文山第二分局興隆派出所
職稱:警員                        
姓名:楊O明
※直屬長官勉語※
單位:文山第二分局興隆派出所
職稱:所長                        
姓名:洪O義
楊員能秉持急公好義與人溺己溺的精神,仗義疏財及時伸出援手,幫助弱勢民眾令人印象深刻,相信社會民眾定能感受警察對社為的人間有情、世間有義的無私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