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不求回報的善心(內湖分局-王O東)

還記得去年春天,一個晴朗的午後,那時的我還只是個剛畢業的警察,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去學習,所以在很多事情事情上做的都不甚完美,需要請益學長姐們,就在那時剛好來了一個民眾。
那個民眾一進派出所,告知警方他的錢包和手機遺失了,學長立即依規定協助受理。學長除了開案後,還詳細的詢問他經過的地點,有沒有印象在哪裡掉落,可惜的是,都沒有調閱到他掉落的畫面。這時民眾突然難過的哭了起來,我們趕緊安慰她,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才不好意思告訴我們,錢包裡的錢是要讓她回家的錢,而且爸爸在高雄住家生病需要別人照顧所以要趕快搭車回家去照顧他才行,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又悄悄的流下。
我和學長詢問她,在台北有沒有親友,試著聯絡看看,但她告訴我們今天她因為有緊急的事情,因此才會來臺北,臺北根本就沒有親友。聽到這些話,我心裡盤算著,她在臺北既沒有親友,身上也沒有錢,眼下只有借錢給她一途。後來我們詢問她需要多少錢,她才不好意思的開口,她需要2000元,當下的我不禁有兩個想法,第一個是身上沒有這麼多錢,如果借500元,肯定沒有問題,第二個想法是她該不會是來騙錢的,這讓我很猶豫是否要跟其他學長借錢,讓她搭車回去,就在我左思右想的時候,跟我一起幫助她的學長,毫不猶豫的拿出2000元,告訴她這些錢你先拿著,趕快回家照顧爸爸比較重要,錢的事,之後再還不急。對方當下破涕為笑,臉上充滿感謝的神情,彷彿訴說著,如果今日沒有遇到我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她的手機不見,她只能留她家裡的電話,學長只強調沒關係,照顧病人比較重要,讓她趕快回去。說著說著,對方再次感謝著我們願意慷慨解囊借她金錢,便趕緊搭車返家了。
後來這件事情傳到其他學長的耳裡,都認為這位借錢的楊學長,肯定被騙了,但他絲毫不在乎別人所言。但在我的眼中,這位楊學長是個偉大的人,當他知道別人有難,他會毫不猶豫的伸出援手幫助他人,即便可能被騙,他也不在乎。他告訴我,當民眾遇到困難的時候,你能伸出援手,他會感激你一輩子,如果對方是騙我那也沒關係,我反而更高興,因為這代表著對方並沒有困難,那我也就心安了。聽到這些話的我,還不太懂學長所想表達意思,但我深深覺得學長所做的事情可能對別人來說是很愚蠢,但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他人遇到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即便自己吃虧也不在意,只擔心他人有無困難。
慶幸的事,隔了一個禮拜,他致電給借錢的學長,說很抱歉家裡的電話壞掉,所以都無法打通,他今天剛好有來臺北,所以要來還錢,學長說著一樣的話,慢慢來沒有關係,還順到詢問其父親的身體狀況,對方也感激的說已經沒事了。
經過這次的事情後,我學到了這個社會有好有壞,但是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能幫助的就伸出援手。警察的路還很漫長,還有很多我需要學習的事情,但我不會忘了當初當警察幫助他人的初衷。 
※個人小檔案※
單位:內湖分局內湖派出所
職別:警員
姓名:王O東 
※直屬長官勉語※
單位:內湖分局內湖派出所
職別:所長
姓名:吳O緯
社會上需要幫助的民眾隨處可見,若非情急,民眾很少會到派出所向警察尋求協助,與其認為來求助借錢的是詐騙而百般懷疑、刁難,不如將錢借給民眾,將來對方還了錢,表示我們解救了一名有困難的民眾,或許她從此對警察更加尊敬及感激;假如對方真的是來騙錢,那就告訴自己,當用這些錢看清一個人吧,何嘗不值?在現今社會,警察的工作內容可說是包羅萬象,凡是雜七雜八,找不到政府資源求助的,民眾第一時間一定是想到警察,既然民眾真的緊急需要幫忙,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就盡力協助民眾,換個角度想想,當我們很需要幫忙的時候,假如被當成是詐騙,那樣的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