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那年冬夜浸滿寒霜的手(信義分局-許○玲)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一個發生在我從警滿一年,最令我動容的一個冬夜。
在一個寒冷的深夜,馬路及人行道上不見人影僅剩寒風吹颼,突然接獲110報案系統通報「老奶奶坐車錢不見,需警協助」。我和學長立刻前往處理,到場時發現,站在幾個年輕人中間的是一個駝背、身形嬌小的婆婆。報案人是那群年輕人中的一位女孩,她向我說道,婆婆剛下計程車後便懷疑身上的錢有少,但我發現婆婆的袋子內塞滿著零散的7000多元,應該是她誤塞、眼睛又不好,所以誤以為錢短少。
我們向那群善心的年輕人道謝後,決定陪同婆婆返家,幸好婆婆雖然高齡80,但仍清楚自己的身分證字號及住家地址,剛好又離現在位址不遠。學長幫忙提著婆婆的袋子,我則牽起婆婆的手,赫然發現那雙小手是如此冰冷又瘦骨嶙峋,令人感到不捨。在這不到500公尺的路上,我緊握婆婆雙手努力搓揉時,婆婆則是開口、閉口,皆是那幾句不好意思及愧疚,她直說不好意思麻煩我們協助,又一直說等自己身體好起來要趕快工作。一問才知道:她沒有結婚,而自己的父母早已去世已久,早已沒有了與自己血脈相連的親人。家中僅剩她,一個人孤苦伶仃。
到了婆婆家樓下,她緩緩抬起那瘦小的手,顫抖地摸向自己口袋拿起鑰匙,由於她雙眼眼疾,找到正確的那把鑰匙,一直到她插向鑰匙孔,足足花了3分鐘還沒對準。我扶起她的手引導她對準,好不容易打開了,但當我們上去她家,才發現她家的那兩道門更是厚重。到底之前她都是怎麼獨自一人,用那瘦小的身軀開門的?一進到她家,我望了一眼眼眶瞬間滾湧淚水。滿屋的東西堆雜,雖然不髒但無處不是成堆的生活用品,客廳及臥房僅有一條看似常走的窄道。然而從進門開始,婆婆便是種種不好意思,說是她家很亂讓我們進來她覺得自己很丟臉。但我們都揪著心頭、不約而同思索著她根本無法自己一個人整理這間屋子。
後來我們安頓好婆婆、聯繫社工日後協助,又留下了社工及派出所的電話。我在離開前捻了一個暖暖包予她,還是捨不得婆婆,又深深地擁著婆婆抱了一下,但我們還是得離開。
事後我跟學長談起婆婆,才知道他也哭了。後來回到派出所,我又狠狠地哭了一次。
 
※個人小檔案※
單位: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
職別:警員
姓名:許○翎


※直屬長官勉語※
單位: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
職別:所長
姓名:林○燁
直屬長官勉語:許員面對民眾時總是能展現同理心,給予適時的關懷及完善的後續處理,希望許員能繼續保持著這份熱忱,讓每位民眾都能感受到警察的溫暖。